鱼鬼

咸鱼的鱼,划水的鱼。

【双飞组】日记(2)

暂时回来
也行会有全员描写
正在进行官方设定的收集分析
有私设
没经验瞎写试式文笔
努力不ooc
——————————————————( ˙-˙ )౨
(2)
安吉拉博士饮下橙汁,接着继续看相坐在对面法芮尔。此时法芮尔正带着些许嫌弃的表情将速溶咖啡放下。
看样子对味道比较挑剔这一点并没有变。安吉拉内心终于找回了一些熟悉的感觉,这缓解了她的紧张。

当自己从医务室出来遇见她时,谁知道我是以什么心情叫出法芮尔这个名字的。

她真的长高了很多,光光从照片上完全感受不到这种:她已经长这么大了 的感觉。

其实挺奇怪的,当自己看见对方一个背影的时候竟然没能够第一时间认出来。虽然有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法芮尔的动向,还收集了许多的海报。直到收到温斯顿呼叫的那一刻,安吉拉意识到她们终于要见面了。

经管是我邀请的法芮尔,哈哈…安吉拉在心中悄悄得吐槽着自己,并没有意识到法芮尔在看着自己。

“那么事不宜迟,来做身体测试吧。”安吉拉捧着杯子突然说道。

“咦?!…”法芮尔看上去没反应过来。

“我猜你肯定很闲。”安吉拉猜得没错,法芮尔刚刚来到,正处在适应期所以没有被分配任务和训练计划。而安吉拉正一边等待全员到齐并做着医务配备表和大家身体状况的记录。

“啊嗯…我在公司有过记录了,我可以让他们发一份给你…”

“雅典娜,麻烦你准备表格和仪器。”“好的,博士。”

“安…博士…”安吉拉直径向门口走去,完全不打算给法芮尔推脱的机会,但在她的步子在听见这个称呼的转变后,顿住了。

安吉拉皱了皱眉。

多年的生疏导致这样的变化也是没办法的。安吉拉缓缓侧过身子,与法芮尔对视。

“士兵,站过来。”为什么是士兵?…
法芮尔不知为何感到了严峻的气场,但依旧挺直背脊,真的像还在军队时一样小跑过去立正站好。

“是!长官!”法芮尔用洪亮的声音报道,安吉拉不禁想揉揉耳朵。虽然不是真的长官,但安吉拉确实是法芮尔现在的上司兼医生,而法芮尔耿直遵循的习惯碰巧抵消了这位长官的郁闷。

“法芮尔·艾玛里上将。”安吉拉有模有样的抱着手臂,但却不得不抬头着她的士兵。

“到!”

安吉拉突然觉得这很有意思。但还是将架子放下恢复了原来温柔的微笑,道:“你好,我是你的医生安吉拉·齐格勒。相对于博士,我相信你更愿意称呼我为安吉拉。对吗,上将?”安吉拉在对方疑惑却又坚定不移的目光下将手伸出。

法芮尔这下明白了,安吉拉是不喜欢自己叫她博士。

“(唔…)安…吉拉…………博士。”手被更用力得握住了。法芮尔憋的脸有点僵硬,最后废了好大的劲叫出安吉拉之后法芮尔才被放过。

鬼知道法芮尔的内心刚刚经历了什么,就怕安吉拉还想让自己叫回安吉拉姐姐什么的,法芮尔感觉自己的脸都要红了。

“好了,法芮尔。我们快去做检查吧。”安吉拉悠然的走在前面,法芮尔怎么觉得安吉拉变了…虽然以前也很强势。
——————————————————( ̄y▽ ̄)~*

蓝色的的光从头至脚缓缓的沿着床框移动,安吉拉正在一边关注着仪器的终端。

不得不说安吉拉穿医生的白大褂有种禁欲的美感,法芮尔不知为何这样想到,随后又纠正到:安吉拉本来就很好看。

安吉拉的余光看见法芮尔正在看着自己却有不敢歪头生怕打搅扫描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

“法芮尔,放松点。…你的各项数值都很健康,几乎是理想的战士…”安吉拉的声音几乎不可辨别的在最后降低了一点“而且身材也很值得欣赏。”安吉拉后面这句值得品析,同时成功让床上的人一颤。

“谢谢…”安吉拉从来没这样夸过自己,虽然自己是好好的安排过锻炼内容,自己也挺开心听到安吉拉这么说。
法芮尔似乎有点受宠若惊。

“扫描完成,正在新建档案。”

法芮尔正想起身,又被安吉拉按回床上。
“放松。”安吉拉说着,就开始按压法芮尔的身体。隔着衣服,法芮尔感到安吉拉的手有些凉。

“扫描看到你身上有几处严重的损伤历史,这里痛吗?”

“不,哪里几年前受过伤,已经好了。”

“这样呢?痛不痛?”

“不疼。”法芮尔感觉到自己并不能说服对方,于是顺从的将身体交给她摆布。安吉拉最后确信了没有处理不当的后遗症存在之后,回到终端前写下了回馈。

法芮尔刚把上半身撑起来。
“翻身,接着趴好。”

怎么感觉比一般的检查时间要长…

安吉拉看着法芮尔乖乖又趴了回去,回忆着曾经小小的法芮尔如今已有1m8的反差使得安吉拉此时宛如看见了一只训练有素的凶猛大犬,嗯…很恰当的比喻。

将法芮尔枕着的手放在两边,然后站在床头用手臂撑着法芮尔的双肩,悠悠得说道:“法芮尔你昨天睡了多久?”

沉默…

安吉拉看见法芮尔的发饰向下滑动了些许。

“…3…4个小时。”
“真诚实,那你除了睡觉有休息吗?”

“我在飞机上还睡过了…抱歉…安吉拉…”

“…哎…”安吉拉垂下头,象牙色的头发垂在了法芮尔乌黑的发间,小声得叹了口气。

“安娜要是知道你这么不爱护身体,会冲回来把你按在床上的。”

“我知道,但哪里有一场暴动我不得不去处理。”

“我知道…”安吉拉帮法芮尔将遮住她视线的头发顺到耳后,荷鲁斯的纹身清晰的烙印在她的右眼下。安吉拉忍不住摸了上去。“我们雄鹰的羽翼已经丰满,我明白你迫不及待的想要守护你的人民,但是就算是兽群之王,第一个享用猎物的同时吃得最多的必须是她,这样她才有能力在他们进食的时候保护她们。”

“这不一样,他们会抛下弱小,我会保护弱小。”
安吉拉笑笑,就好像她知道这只鹰的较真正直。

“我在教你先照顾好自己才能保护大家,小鹰。”法芮尔正要反驳什么,安吉拉顽皮得揉了揉她的头“好啦,睡吧。我帮你舒缓肌肉,晚饭我再叫你的。”

法芮尔稍稍抬头看着安吉拉不为所动,安吉拉也疑惑得歪头看她。
见面不过1个小时,两人相互感受到了时间的流逝以及对方的变化。也许这次见面并没有法芮尔想象得那么令人紧张兴奋,也没有像安吉拉想得那样感人护拥。慢慢来,这一切才刚刚开始。两人同时想到。

就宛如释怀或说放下了什么一般,相识一笑,在这少有的片刻的宁静中,所有的战士和背后的人们都将此刻当做最平常以及最后的安逸。

评论(5)

热度(30)

  1. 法鹰家有个天使鱼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