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鬼

咸鱼的鱼,划水的鱼。

【双飞组】日志-试写

努力不ooc…的试写
相隔4年写文的乱搞产物
——————————————つД`)

法芮尔拾起桌面上的日记,但却只是注视着被各种痕迹蹭脏还瘪了一个边角的白色封面。

法芮尔想起了安吉拉提醒过的:日记本应该好好挑选,法拉…法芮尔在心里无声的苦笑,医生永远是对的。

日记本最终也没有被翻开,它被人掂量了两下后最终留在了抽屉的暗格里。

安吉拉…法芮尔微微皱眉。

也不知是不幸还是幸运,不同于她的命运,这本劣质且还有空余的历史就这样被它的主人丢下等着慢慢腐烂了。

“欢迎来到守望先锋,艾玛里军官。”

法芮尔看着温斯顿绅士得将自己的装甲搬到自己的研究室里。

“地方有点小,嘿嘿 见谅。”

“不要客气了温斯顿,我能理解。顺便,我已经我退伍了,我们可以用以前的方式相处。”

温斯顿笑着推了下眼镜:“你可以想象到,我们这里暂时还没能在除了战场以外的地方严肃起来…”说完,温斯顿换以柔和的眼神注视着法芮尔“…欢迎来到守望先锋法芮尔,以及好久不见。”

“是的。好久不见,大家伙。”

法芮尔走上前包住了这个毛绒绒的大块头,温斯顿为了不让身上的装甲咯着他的朋友,只是用左手拍了拍她的背。

“雅典娜,带我们的新成员熟悉一下基地。”
“嘿!法芮尔!你在这儿。”雅典娜还未来得及说话,一个活泼的声音不等自动门完全打开就已经传了过来。迫不及待的裂空化作了蓝色的残影10米并2步,几乎就要扑上来了。

“抱歉,我有打扰到你们吗?”裂空俏皮得倚在温斯顿的桌子上。

“好久不见莉娜,你依旧这样迅速。”法芮尔看见莉娜从身侧跑过,留下依稀的蓝光。看到莉娜的脸庞与记忆中模糊的面孔重合,曾经在守望基地里的情景浮现在法芮尔脑海里。

莉娜一点儿都没变,而温斯顿更像是经历了许多…我是说,他护甲上的这些新的爆炸划痕和他新增加放在他工作台旁边的垃圾桶什么的。

“法芮尔…你变得比我高这么多了,真令人惊叹。”莉娜用手比划着,甚至踮起了脚,好像法芮尔真得有那么高。法芮尔放松得笑起来,莉娜一如既往的释放着她无尽的活力。

温斯顿打开了一罐新的花生酱,面向她们坐在了自己的轮胎上。

“莉娜小姐,你的任务报告完成了吗?”

“哈哈哈 老伙计这事儿我早就搞定了,我们还有重要的客人要招待呢。”

“是的。”温斯顿敲下键盘“我们还要招待重要的客人。雅典娜检测到黑爪士兵有新的动向。所以,法芮尔会有照顾好自己的,现在这边更需要你。”

温斯顿说完将雅典娜的终端递给了法芮尔,并告诉她战斗服更新完成后会在这上面通知她。

“真是一个短暂的会面,法芮尔。不过别担心,等源氏他们回来了以后我们会有一个欢迎会的。”裂空握着法芮尔的手臂,给了她一个大大的露齿笑。

不得不说,今天法芮尔感觉棒极了。

跟随雅典娜的指示,法芮尔找到了自己的寝室。这里也并不像温斯顿说得那样小,法芮尔在路过宽阔的训练场时还看到有人正好在做常规训练。

大概打理好自己的个人用品,法芮尔看见自己的桌面正中摆着一颗糖果。这个包装样式让她正好联想到哪位天使。

博士已经来了吗…

法芮尔拿起那颗糖果,实际上她对于博士久违的面孔不慎想念,但到了这个时候法芮尔不免有点紧张。毕竟我这些年的确长高了不少,声音好像也有点变了,还纹了身…当糖果开始在舌面上融化的时候,法芮尔才意识到这是白巧克力。
°——————————————( ˙-˙ )౨

时间才到5点,法芮尔洗了个澡并换上了带守望先锋标识的衣服。法芮尔刚收到安吉拉消息的时候并没能想到自己如此果断的就做出了这个决定,但事情实际发展得并不那么理想。法芮尔还算不上真正加入了守望先锋,她的存在和行动将被作为一个杀手锏,各种方面的。

法芮尔在镜子面前站直,确认衣着整洁后满意得微微点头,但又在手放在门把上时前顾虑到自己的军队礼仪十分太过死板。

军人行事果断且勇猛,但这并不能避免迷路。

法芮尔对自己的方向感还是有信心的,而且本来就打算在基地里闲逛熟悉一下这些房间的位置什么的。直到她的思维从对安吉拉现在模样的想象中撤回时她发觉自己已经拐进了完全陌生的走廊。

我敢肯定我并没有走太远。

法芮尔决定暂时不依靠雅典娜的帮忙自己试着走回去。

“…法…芮尔?”

评论(4)

热度(38)

  1. 法鹰家有个天使鱼鬼 转载了此文字